散落在唐诗宋词里的爱情

  唐诗、宋词,是中国文化在历史的长河中发展和树立起来的两座顶峰。而把唐诗宋词中经典的和感人的真实的爱情故事从历史的长河中提炼出来,去解读诗人当时用真心去爱用真心去表达从而创作出来的不朽篇章。诗词和爱情故事的互动,使我们在阅读古人的爱情故事时加深对诗词的再领悟和再理解,也是不无裨益的。

  富于抱负和才华的诗人在追忆悲剧性的一生与情感,他弹拨出一曲人生悲歌。李商隐的诗笼罩着一层浓重的哀伤低回,在凄迷朦胧中,反映出一个衰颓的时代中正直而又不免于软弱的知识分子的悲剧心理;既不满于环境的压抑,又无力反抗环境;既拥有追求想象,又时感空虚幻灭;既为自己的悲剧命运而深沉哀伤,又对造成悲剧的原因感到惘然。

  那惊鸿一瞥的绝美相遇,心生无尽爱慕,虽然深知那是一段无果姻缘,却难抵那柔情似水,此情可待成追忆,爱如同花朵,只要给予阳光雨露,便一定能纷呈绽放惊艳。于是历经繁华之后,他冷静地审视着爱与情,神奇绚烂如同夜月一帘幽梦,缠绵悱恻恰似春风十里柔情。放逐荒野的诗人,一身青衫,在风雨中默默咀嚼着身世之伤、不遇之伤、失爱之伤,爱不能直言,情不能明说,只能隐于绮丽的诗句之间和泛黄的典故背后。蝴蝶梦里沧海月明,那光阴的锦瑟重又弹起,千年之后,听来动人心魄。金风玉露,雾柳云度月,幽葩闲落,深情分付西风,此夜凉意惊梦,悲聚散,为伊消得人憔悴,山回路转,回首向来萧瑟处,道是无晴却有晴。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锦瑟》被认为是中国古代诗歌中最难理解的作品之一。它是李商隐的代表作,是经典中的经典。这首七律,凝缩着诗人匆匆一生里跌宕起伏的命运,失落流离的际遇,讳莫如深的情感,酸楚伤痛的爱恋……这一切,就如同他名字中的那个“隐”字一样,朦朦胧胧,依稀仿佛感觉得到,却捉摸不住,可以意会,不可言传。这种基调让李商隐的诗形成了一种悲哀伤感、典丽精工、迷惘虚幻、抽象朦胧、禅悟自适的诗风。这在《锦瑟》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辞藻华丽,情意缠绵,景象迷离,含义深邈,但诗的中心思想究竟是什么,一直存在争论。于是它便成为中国诗歌史上的“斯芬克司之谜”,或者说是文学的“哥德巴赫猜想”。这首诗具有超越诠释学的穿透与征服力量,既朦胧晦涩、光怪陆离又家喻户晓,引无数人欣赏至极。《锦瑟》既有猜想价值,又有猜想余地,还能使猜解者错以为不难找到解谜门径。然而,深入研究下去,接踵而至的就是无尽的迷惑和茫然。自宋元以降,揣测纷纷,莫衷一是,因此它又是解释分歧最大的诗之一。

  强盛繁华的大唐王朝,诗才辈出,不少女诗人也应运而生。长安女子鱼玄机,就是晚唐女诗人中的代表,与著名女诗人李冶、薛涛齐名。这位才华横溢、美貌又多情的才女,一生短暂而悲凉,令人无限感慨。“一个会写诗的卖笑的道姑,最后卷入一件普通刑事案件。”历史最终对她竟然用了这样一句评价,让人感慨不已。

  从“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到“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鱼玄机走过了她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韶华易逝本已令人感慨,可对鱼玄机来说,那逝去的又何止是好时光?从一个不谙世事的青春美少女作家到放荡妖冶的咸宜观女道士,鱼玄机经历了怎样的劫难和内心的挣扎?鱼玄机的命运玄机如何让她成为一个被人们记住的从唐朝行走了千年的多才薄命奇女子?

  才貌皆过人的鱼玄机,一生遭遇变幻莫测,命运之神将她摔碎,然后重新组合,让她变成另外一个人。这另外一个人陌生到了连鱼玄机自己可能都不敢相信,但是她接受了,准确地说这是她的选择。鱼玄机最突出的一点是她的不屈服,她的不屈服从正面来说,让我们看到了鱼玄机身上呈现出的丰富性,鱼玄机也由此而上升,进而成为史书中绚丽的一页。而若从负面来讲,我们会看到鱼玄机人生之悲怆,命运之苦痛,而鱼玄机也由此而下降,直至丧失人格,甚至堕落。

  鱼玄机就是一个在生命未知的变数中既飞升又堕落的女人。在冷冷清清的咸宜观中,有村姑到观里边烧香边哭泣,说她爱的人弃她而去了。鱼玄机决定写一首诗送给她。于是,她深夜秉烛,于绝望中写下了这首传诵千古的名诗《赠邻女》: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这显然不是一首赠诗,题名之所以用一个“赠”字,是因为她在借题发挥。且看“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便不难听出她终于说出了心里话,长久以来,她内心苦闷,喟叹人生之难熬,同时也为自己的绝代才华和盖世风情付诸东流而伤感。多少个无眠的夜晚,泪水打湿了枕头,孤苦难度。也许,她会这样想,这一切都因为我太过于注重道德,自己给自己套上了一副枷锁,让自己愁肠寸断。那么现在,我不信这个邪了,我要重新活了。

  被男人遗弃的女人,通常有再醮(即改嫁)、守贞、放纵三种命运,鱼玄机选择放纵,她举起祭刀,以最圣洁的方式和以往诀别。“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一切过往的就统统埋在心底吧。“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自己这般花容月貌,还愁宋玉这样的风流才子不主动送上门来?何必被王昌这样的登徒子给活活气死呢?

  这首诗不啻是鱼玄机人生的分水岭,从自恋自怜,到自戕自毁。及时行乐吧,没有谁值得留恋。从此以后,鱼玄机一改过去的洁身自爱:为了让自己非凡的才情和美貌不至随青烟而消散,她由一个秀外慧中、痴情万缕的贤淑才女,一变而成为了纵情声色、只为享乐的女人。

  关于对鱼玄机的评价,明代文学家钟惺在《名媛诗归》中称,“绝句如此奥思,非真正有才情人,未能刻划得出,即刻划得出,而音响不能爽亮……此其道在浅深隐显之间,尤须带有秀气耳。”她有着与那个时代相背离的独特性格,即多情、大胆和叛逆。

  有一片蒹葭,在露白风清日,看城上斜阳,听画角之哀伤,复见诗人陆游又在沈园里老泪纵横!这简直难以想象,年已八旬犹在此间泪如倾,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此生情衷路,最苦难相守,付一生伤痛,多少清泪,郁孤台下流。多少愁悲,一番惆怅,有情人,总难如愿。怨!怨!怨!纵使生死两茫茫,却难忘当年缠绵处,佳人早逝红粉成土。枉自嗟呀空悬念,谁怜两心,夜深无寐,望空中正月华如练。憾!憾!憾!

  宋高宗绍兴十四年,青梅竹马的陆游和表妹唐婉喜结良缘。然而唐婉的才华横溢,以及她与陆游的亲密相爱,引起了封建家长陆母的不满,最后发展到强迫陆游和她离婚。

  在封建礼教的压制下,虽然陆游进行了种种哀告和恳求,却终归只能一纸休书说分手,于是这一美满婚姻就这样被拆散。

  10年后的一个春天,在山阴城沈家花园里,上演了那著名的沈园重逢一幕。悲剧的最高潮还不是陆游一扬头喝下唐婉送来的那杯苦酒,而后在粉墙之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

  最震撼人心的是,在陆游题词之后,唐婉孤零零地反复诵《钗头凤》,再愁怨难排解地和词一首《钗头凤》。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

  唐婉不久便抑郁愁怨而死。之后陆游75岁,住在沈园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并为纪念心上人而写下数首《沈园》诗。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问世人爱是什么?竟能够如此深沉地伤痛,在“美人作土”、“红粉成灰”之后的几十年,还让形容枯槁的诗人用将枯竭的生命力吟出“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伤心桥下春波碧,曾是惊鸿照影来”这样的血泪篇章,这样的断肠诗句!

  人世间什么样的事都可以消磨殆尽,而真情真爱却会历久弥新。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岳飞的这个名句之于放翁,看其唯一的红颜知己却如惊鸿一瞥,转眼即逝,空追忆,却一生不复能再得,这样看,放翁一生真是过于凄凉。霜白寒侵,红叶漫山,湖上轻舟人成各,淡淡风拂面,却黯然神伤。

  西风吹,落黄花瓣瓣,香飘几多远,人儿难相约。伤心莫听钗头凤,忍泪几多行,沈园不成行,黄花无语,城上斜阳留一抹夕阳残红,一阕钗头凤,引古今多少诗心起共鸣。“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六曲栏,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这是钱君陶先生在沈园书写的对联。

  陆游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几十年的风雨生涯,依然无法排遣诗人心中的眷恋。他63岁时,“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又写了两首情词哀怨的诗:

  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闷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

  在他67岁的时候,重游沈园,看到当年题《钗头凤》的半面破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又写诗感怀:

  枫叶初丹桷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坏壁醉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陆游的文才颇受新登基的宋孝宗的称赏,被赐进士出身。以后仕途通畅,一直做到宝华阁侍制。这期间,他除了尽心为政外,也写下了大量反映忧国忧民思想的诗词。到75岁时,他上书告老,蒙赐金紫绶还乡了。

  陆游浪迹天涯数十年,企图借此忘却他与唐婉的凄婉往事,然而离家越远,唐婉的影子就越萦绕在他的心头。此番倦游归来,唐婉早已香消玉殒,自己也已至垂暮之年,然而对旧事、对沈园依然怀着深切的眷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