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之西塞忆烽火(跟着唐诗宋词去旅游

  1200多年前,当20多岁的青年李白第一次出川游历,走水路入长江,经过三峡荆门、虎牙之间,看到“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的壮阔景象,万丈豪情喷涌而出。

  以“三峡门户”“川鄂咽喉”著称的宜昌,古称夷陵,因“水至此而夷,山至此而陵”得名,意思是水到了这里就化险为夷,山到了这里就变成了小的丘陵。

  乘船出葛洲坝船闸,顺流而下10公里处,长江南岸峭壁林立,峥嵘突兀,绵延十余公里,这便是唐诗中多次提到的荆门山(系)。唐朝杨炯、陈子昂、王维、李白、杜甫、白居易、韦应物,宋朝欧阳修、苏轼、寇准、范成大、司马光……众多文人墨客都曾途经此地。历史上这里频繁的战事和险峻的风景,为他们提供了绝佳的吟咏题材。

  顺着宜昌市点军区艾家镇往下游行去,依次出现十二座山峰,这便是民间俗称的荆门“十二碚”,又名十二背。根据清代所修《东湖县志》记载,十二背有观音背、偃月背、将军背、乌石背、丞相背、天鹅背等,由其形貌得名。其中第十二背上有一天然巨石,形如弯月,向前十一背盖去,构成一座天然拱桥,人称“仙人桥”。远远望去,第十一背与第十二背矗立两侧,“仙人桥”横于其上,其状如门,故名荆门山,是古人乘舟进出三峡的重要地标。

  “扼巴蜀咽喉,为荆楚门户”,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险要的地势,荆门山成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载:“江水又东,历荆门虎牙之间……此二山,楚之西塞也。”

  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伐楚,火烧夷陵,还焚毁了楚国宗庙。唐代诗人刘禹锡曾作《松滋渡望峡中》一诗:“梦渚草长迷楚望,夷陵土黑有秦灰”,即是指此事。这也是宜昌有历史记载的最早一次战争。

  自先秦至清,这里先后发生了多次大型战役,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三国时期吴蜀猇亭之战。公元221年,刘备为替关羽报仇,亲率大军东征孙吴,吴国派陆逊率军应战,双方相拒于夷陵地区。后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大败蜀军,刘备败退白帝城,不久去世。据考证,猇亭之战的发生地就在今天的猇亭虎牙山。

  如今,山上建有猇亭古战场风景区。景区内林木青翠,藤蔓盘罗,仿汉古建筑鳞次栉比。

  虎牙滩江边的绝壁上,有一条1500余米的古纤道,像一条巨龙横卧在峭壁之间。古纤道尽头处有“屯兵洞”,传说为历代战争屯兵所用。洞口如门型,高约3米。洞向下弯曲延伸,越往里走越窄。洞中钟乳丛生,洞洞相连,是隐兵屯粮的天然处所。

  站在虎牙山上远眺,隔着一层薄薄的雾气,对面荆门群山若隐若现。此处长江江面相对较狭窄,古代不少朝代在此处修建关城,搭设便桥,作为御敌工事。

  公元33年,割据称帝的公孙述为阻止刘秀汉军入川,曾派遣田戎等人于荆门与虎牙之间架起浮桥。这是有史可考的第一座“长江大桥”。两年后,刘秀部将岑彭领兵六万攻荆门,率舟师直冲浮桥,因风纵火,桥楼崩坏,最终打败公孙述。为张扬功德,岑彭在荆门山建起楚塞楼,楼为三层六角,上书楹联“上收蜀道三千之雄,下锁荆襄一方之局”。历代战火中,原楼早已损毁不见。今天在虎牙山头,有一座近年重建的楚塞楼,从中依稀可见当年名楼的风采(图二)。

  公元272年,为抵御晋师东下,吴国在长江中暗置铁锥,并在荆门、夷道等地用铁链横锁江面,成为“铁索桥”。西晋将领王濬率领数十艘大筏冲走铁锥,并用火炬烧熔铁链,攻克荆门、夷道二城,然后顺江东下,直取建邺。唐代刘禹锡“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一诗便是指此事。

  世事变迁,如今江面上早已不见浮桥、铁索桥的踪迹。在公孙述搭浮桥近2000年后,北踞虎牙平台,南依荆门山麓,一座大桥横空出世,江关从此线米的宜昌长江公路大桥(图一)。这是首座完全由中国自己设计、施工、监理的特大跨径悬索桥。大桥两端,两座朱红色的桥塔高耸入云,悬起80对吊索,如龙爪攥玉,稳如泰山。夜色中,大桥华灯鲜亮,灿若虹霞。桥下的江面也被灯光映照得格外璀璨动人。也许,李白所见“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的雄奇画面,也不过如此吧。

  习总书记曾多次谈到自己的读书爱好。我们从习总书记推荐过的书单中挑选了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名作,邀请王刚、王劲松、佟丽娅等为我们朗读其中的片段。

  广大文艺工作者们不忘初心,思索、探索、行动,开启了从高原迈向高峰的旅程。五年来,一批文艺名家做客人民网,聊创作心路,话人生感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